• 黃虹:“互聯網+醫療健康”不能游離于醫院信息化體系之外

    2019-07-30

     

    “如果沒有醫院信息化和互聯互通的基礎,互聯網可能會成為一個新的信息孤島。所以‘互聯網+醫療健康’的所有應用都可被視為醫院現有信息化的重新匯聚、總結和開發?!比涨?,在CHIMA 2019“互聯網+醫療健康”分論壇上,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簡稱:華山醫院)信息中心主任黃虹表示,醫院發展的背后離不開信息化支撐。同樣,“互聯網+醫療健康”的發展也不能游離于醫院整個信息體系之外。

    作為一家百年老院,華山醫院始建于1907年,目前共有包括華山本部總院、東院、西院、北院在內的四個院區,多院區也對該院信息化建設提出了更大挑戰。2018年4月,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考察華山醫院遠程會診中心的消息在“朋友圈”刷屏,也就此開啟了國內醫療機構新一輪“互聯網+醫療健康”建設熱潮。

    “我們當時決心一定要把互聯網醫療服務建設好,建成老百姓喜歡用、醫務人員喜歡用的好平臺?!秉S虹坦言,總理對華山醫院遠程會診中心的肯定,給予了該院全面發展“互聯網+醫療健康”很大動力。在一年多的時間里,華山醫院動作不斷,從便民惠民出發,又將“互聯網+醫療健康”服務延伸至多院區協同和醫聯體等方面的建設中。

    統一支付平臺支撐便民惠民

    實際上,華山醫院早在2015年就從移動支付切入了互聯網醫療服務建設。黃虹表示,“互聯網+醫療健康”在醫院里最先應用于便民惠民,以前主要是預約掛號和移動支付兩方面,后來基于互聯網技術手段建立起一系列便民惠民應用,目前主要包括自助服務、線上服務、電子就診卡以及人臉識別等應用。

    2017年開始,華山醫院構建了多院區統一支付平臺。在黃虹看來,這是推進“互聯網+醫療健康”便民惠民服務的重要支撐,它為患者和醫生都帶來了很多便捷,主要解決了三個問題:一是統一支付,解決多院區、多渠道支付問題;二是統一對賬,解決多財務對賬問題;三是統一監管,解決信息、財務監管問題。目前,華山醫院日常運營著華山醫院App、微信服務號、支付寶生活號等多個移動端入口,支持預約、掛號、繳費、簽到、候診查詢、報告查詢等功能,而這些服務均以統一支付平臺作為支撐。

    “多院區支付雖然方便了患者體驗,但給財務人員卻增加了很重的對賬負擔?!秉S虹表示,在方便患者的同時,也要考慮院內員工的工作體驗。因此,包括多院區、多業務的財務對賬也成為了該院便民惠民的重點工作。

    黃虹認為,醫院要聯合各方實現跨品牌、跨平臺的統一支付,同時還要保證自助服務和線上服務的一致性和多渠道。目前該院支持多支付場景,涵蓋線上、線下、App和第三方支付,支持患者習慣使用的支付寶、微信、銀聯等主流支付應用。

    “隨著技術形式和生態的變化,醫院內很多崗位也發生了變化,所以相關管理模式也要發生變化?!痹邳S虹看來,技術的推動有利于應用的拓展。一方面,“互聯網+醫療健康”是方便患者就醫的技術手段,但其實也是醫院現代化財務管理的轉型手段。比如,當大量自助服務和線上服務推出后,窗口財務人員越來越少,此時統一支付在本質上就是醫院財務部門轉型的手段。同樣,近兩年更多醫院也在建設臨床藥師服務平臺,窗口發藥可能也會越來越少。

    2018年,華山醫院上線了電子就診卡,跨平臺兼容微信、支付寶、App等應用,用一張電子就診卡實現了患者診間繳費一卡直達、線下就醫一碼通行,并能在手機端引導患者就醫全流程?!耙郧盎颊弑仨氁结t院建實體卡,所以建卡是患者就醫流程的第一道難關,目前我們實現了線上領取電子就診卡,來院前就解決了很多麻煩?!秉S虹認為,電子就診卡除了實現繳費、就醫通行和引導外,更重要的是還幫助醫院進行了患者實名制管理。

    “門診全預約和分時段預約雖然是老話題,但每年都有新內容。同時,我們在后臺上線了門診排班管理,這使預約體系管理更加有序?!秉S虹表示,統一支付平臺的統一監管還實現了防黃牛功能,該院上線的門診全預約管理系統支持黑名單設置,可通過設置規則進行有效干預和控制。

    互聯網醫院助力多院區協同和醫療體建設

    “原來臨床對互聯網應用和信息平臺的認識還不夠,通過近兩年不斷發掘推廣,臨床已經更多參與進來,并擦出了很多‘火花’,所以更要注重如何利用互聯網拓展更多服務資源?!秉S虹表示,為了實現多院區協同和醫聯體建設的同質化管理以及醫療資源的高效復用,除便民惠民外,該院還利用互聯網推進了三項工作。

    一是分級診療。目前華山醫院與上海市靜安區和閔行區的兩家醫院實現了分級診療,主要是把危重疑難病例轉上來,把慢病、康復等患者轉下去。

    承擔對口支援和“一帶一路”相關工作。華山醫院每年對口資源較多,覆蓋江西、甘肅、新疆、西藏等地區以及瓜達爾港醫療隊。

    是發揮??苾瀯?/strong>,利用互聯網拓展服務資源。其中包括院士工作站、特色??坡撁艘约皞€體化精準給藥計算服務等。

    華山醫院的互聯網醫院被命名為“空中醫院”,采用了基于互聯網平臺的“1+N”聯盟協作模式,N代表不同??苹驅2⊥ㄟ^平臺連接起更多二級醫院和基層醫療機構,構建起了醫院與醫院、科室與科室、醫生與醫生之間多層級的合作關系,包括醫聯體和??坡撁说臅\、轉診、查房、病例討論、教學等服務都在互聯網醫院平臺開展。

    事實上,華山醫院的互聯網醫院平臺采用了自主開發的模式,由醫院主導互聯網醫療應用建設,作為統一的資源平臺充分發揮出各個科室部門的服務價值,而并非是簡單定義的某個互聯網應用。黃虹表示,華山醫院的“空中醫院”實現了多院區的系統互聯應用和業務協同,以及多院區數據的統一管理。同時,在醫院端也實現了多院區的協同、遠程查房、遠程交接班等服務。

    我們的互聯網醫院其實是一個資源平臺,只要怎么對患者好、臨床好,我們就怎么樣用互聯網?!秉S虹介紹說,“空中醫院”開展的遠程會診主要有兩種模式:一是利用醫院資深平臺連接各個醫療機構;二是通過第三方平臺進行遠程會診,但遵循的原則是所有第三方會診平臺都必須基于醫院統一的會診管理。

    作為一家知名的三甲醫院,華山醫院每天要接診大量外地病人,其中門診和住院占比均超過50%,且外地病人復診成本很高。因此,“空中醫院”開設了在線復診,其中患者端對接華山醫院App、門診微信服務號,醫生端能進行線上復診互動和開方。目前該院內分泌科、神經外科等特色??凭茉诰€復診,并實現了醫聯體內病歷、報告的信息互認。在服務延伸方面,目前該院處方流轉和第三方藥品配送在技術層面已經實現,待政策和環境成熟后再正式上線。

    “互聯網+醫療健康”不能游離于醫院信息和安全體系之外

    在黃虹看來,“互聯網+醫療健康”離不開醫院信息化基礎的支撐。近幾年,華山醫院相繼通過了國家互聯互通成熟度和電子病歷分級評價的高等級測評。同時,該院還以服務單元概念重新整合了信息化體系,將上百個系統按領域劃分為不同服務單元,其信息系統結構已從需求導轉換到以數據中心為導向。這些舉措也為該院全面開展“互聯網+醫療健康”建設打下了堅實基礎。

    黃虹根據既往經驗總結了開展“互聯網+醫療健康”工作的兩點感受。

    一方面,要轉變互聯網醫院還是基于傳統信息工程項目的開發模式。不能用傳統模式開發現在的應用,也不能把所有項目需求定義后再開發,因為互聯網本身迭代很快?!安灰炎约涸O定在框架內,必須不斷傾聽業務層面和患者層面的聲音,從信息和業務的實現角度進行迭代式開發,這樣的互聯網醫院才最有生命力?!秉S虹認為,在醫學人工智能等新技術不斷應用的今天,醫院信息化體系存在的最大問題是整個開發模式還是延續傳統的信息工程管理思路。

    另一方面,在利用互聯網技術開展便民惠民的同時,更要注重患者隱私保護和數據安全問題。目前,在互聯網用戶端出現了勒索病毒,一些醫院也已中招。所以在整個醫院互聯網應用體系里,除了應用層面外,要與合作方探討和應用更多基于互聯網業務的安全實踐和手段。

    黃虹強調,很多互聯網醫療服務還是要與第三方共建,醫院要借助互聯網的力量吸引更多患者和提升更多??朴绊懥?。但從信息安全的角度,醫院需要設置相應的準入和退出機制。比如,華山醫院就要求所有與該院互聯的第三方機構必須通過三級等保,并要有效安全地管理各自入口和渠道,否則將被清退。

    “安全性和應用性永遠是一對矛盾,幾乎所有信息化實踐最痛苦的就是最后一公里路,走得很累,但還怕走錯。所以大家一定要慎之又慎,明確安全底線、安全手段和安全風險都在哪里?”黃虹坦言,醫院信息化昨天的一切就是今天的開始,要勇往直前,不接受新事物就有在路上被淘汰的可能。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又爽又黄又无遮掩的免费视频